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财经 > 正文

鲜花生意破冰盈利,临沂花商期待市场拐点早日到来时间:2020-03-27 17:47:56   来源:临沂看点   作者:

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让鲜花市场迎来了严峻的考验。但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鲜花市场渐渐回暖。近日,记者调查临沂鲜花实体店、批发市场、鲜花团购发现,一些鲜花实体店寻求自救成功,线上线下结合得以突破困局,而鲜花批发生意却受到了重创。与此同时,家庭插花越来越受到大众欢迎,鲜花团购模式异军突起。在东方花艺鲜花店,顾客正在选购鲜花。实体店:主战场转为线上线上线下结合求突破疫情之下,临沂各个花店是如何度过这个寒冬的?近日,记者实地走访临沂多家花店发现,线上寻求突破成为花店自救的主要途径,将线下线上相结

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让鲜花市场迎来了严峻的考验。但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鲜花市场渐渐回暖。近日,记者调查临沂鲜花实体店、批发市场、鲜花团购发现,一些鲜花实体店寻求自救成功,线上线下结合得以突破困局,而鲜花批发生意却受到了重创。与此同时,家庭插花越来越受到大众欢迎,鲜花团购模式异军突起。

在东方花艺鲜花店,顾客正在选购鲜花。

实体店:主战场转为线上 线上线下结合求突破

疫情之下,临沂各个花店是如何度过这个寒冬的?近日,记者实地走访临沂多家花店发现,线上寻求突破成为花店自救的主要途径,将线下线上相结合,一些花店安全“过冬”。

而随着清明节的到来,临沂这些花店即将迎来春天。

在市区沂蒙北路与济南路交会处的东方花艺鲜花店,记者看到几个顾客正在选购鲜花。太阳花、小雏菊、康乃馨、玫瑰、菊花等争相开放,特别吸引眼球。“这种小雏菊既清新又漂亮,关键是价格不贵。”顾客张女士边选购边说,家里正好有个玻璃花瓶,和这个花特别配。

这家鲜花店是孙庆田夫妻俩开的,他们已经营7年,鲜花生意做得也越来越顺手。正当生意蒸蒸日上之时,却与突如其来的疫情迎面相撞,然而这并未吓退他们夫妻二人。“我们借助原有的线上销售基础,在疫情期间大力拓展线上客户。”孙庆田告诉记者,疫情带给花店的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孙庆田在稳固线上销售的同时,将线上和线下相结合,最大程度上减少了疫情带来的损失。

“店内鲜花销售渐渐恢复常态,我们也看到了希望。”孙庆田说,目前线上销售主要以花束为主,线下销售主要以家庭插花为主。

据孙庆田介绍,近几年来,鲜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物品,而是渐渐成了家庭生活的必需品。不少顾客定期购买鲜花来装饰居家生活,这也说明市民的消费结构在渐渐发生变化,他们不再仅仅满足于物质生活层面的追求,而是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需求。

批发市场:批发遭遇断崖式下跌 期待拐点早日到来

面对疫情给鲜花市场带来的挑战,鲜花批发市场是一种什么样的经营状态呢?

在后园花卉市场,几十家鲜花批发商正在忙着发货,一家鲜花批发商李老板坦言,“受疫情影响,花卉批发遭遇断崖式下跌,下半年会好转,但拐点何时到来还很难说。”

该市场顺鑫鲜花批发商闫皓经营花卉生意20年,她除了经营鲜花批发,还有9个鲜花种植大棚。“我们的鲜花批发货源主要来自本地,也会从昆明、广州等地进货。”闫皓告诉记者,因受疫情影响,鲜花批发生意断崖式下滑,让他们这些花卉批发商叫苦不迭,却又无计可施。

“这段时间疫情形势好转,鲜花批发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但和往年相比,生意还是大打折扣。”闫皓说,疫情对鲜花批发商户而言,损失是严重的,对于她这种有种植基地的鲜花批发商户而言,损失更是惨重。

闫皓介绍,以非洲菊为例,种植基地批发一扎20支0.5元,花套的成本就要0.3元,这还不算人工成本、花苗成本、承包地成本。“今年这个行情,非洲菊连花苗成本都卖不出来,我都想转行了。”闫皓无助地说,她已经将其中3个大棚改种果树了。

记者调查发现,因受疫情影响,临沂多地种植非洲菊的花农受到重创。以黄白菊花为例,20支的批发价为4元,比往年同期便宜四五元。而玫瑰的市场行情也不乐观,一扎玫瑰批发四五元,还不到往年一支玫瑰花的价格。

“上半年的花卉批发生意已经没啥指望了,现在就期待市场拐点快点儿到来。”不少鲜花批发商户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房租、人工等成本仿佛一座座大山,压在他们头上,只有拐点早点到来,才能尽快改变目前的困局。

鲜花团购:家庭插花成大众需求 团购迅速成长

在鲜花市场,悄然兴起一股清流,鲜花团购渐渐走进千家万户。据了解,目前在临沂有两个规模比较大的鲜花团购平台,一个是喜得优品,另一个是拾花者。鲜花团购的兴起,让家庭插花越来越受到大众的宠爱。

2018年12月,从事护肤品生意的黄晓伟加盟了某品牌的鲜花团购,第二年7月,她开始独立运营自己的鲜花团购品牌喜得优品。目前,黄晓伟已经在临沂3区9县建立起200多个提花点,每周一束鲜花是她们团队的理念。

“鲜花代表美,也代表着一个人的生活品质,一束花从9.9元到30元,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黄晓伟说,家庭插花越来越成为大众需求,也是鲜花团购能够快速成长起来的一个动力。而她们做鲜花团购的初衷是给实体店引流客流量,但现在鲜花团购却实现了三方共赢,即为实体店引流、方便花友提花、团购团实现盈利。

因受疫情影响,鲜花团购也受到了冲击。据黄晓伟介绍,疫情之前,一期鲜花团购数量约3万束,而疫情之下一起鲜花团购数量仅有两三千束。“我们的鲜花货源都是从云南、广州等地运来的,疫情对我们的影响可想而知。”黄晓伟说,但近期鲜花团购的数量正在朝着好转的方向发展。

据拾花者河东区团长张静介绍,拾花者是一个全国性的鲜花团购平台,总部在云南。她是从朋友圈接触到这个平台的,因为自己喜欢鲜花就联系做了团长。目前,拾花者这个平台在临沂有20多个提花点,在临沂有专门的运作团队。

“我们这个鲜花团购的平台所有的货源都是空运过来的,9.9元一束,每周一团。”张静说,她有两个微信团购群,一次能团购100多束,其他团长有能团到七八百束的。张静认为,“家庭插花已经渐渐成为居家装饰的必需品,这也代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