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科技IT > 正文

狱中冯鑫,暴风休克时间:2019-11-26 00:15:00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

作者 | 叶二 来源 | 蓝媒汇冯鑫入狱已近四个月,暴风集团彻底进入休克状态。日前有网友发现,暴风影音官方网站移动端和 PC 端以及 App 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官网出现乱码排版,App 则显示网络异常。暴风影音正是暴风集团的主力产品,在高光时曾经拥有 2 亿用户日活,称得上是 PC 互联网时代的桌面神器。时至今日,却已轰然倒塌,不仅用户流失严重,甚至都没人维护。且除了暴风影音运营停滞,根据暴风集团公告,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在这背后正是暴风集团当下全面

作者 | 叶二 来源 | 蓝媒汇

冯鑫入狱已近四个月,暴风集团彻底进入休克状态。

日前有网友发现,暴风影音官方网站移动端和 PC 端以及 App 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官网出现乱码排版,App 则显示网络异常。

暴风影音正是暴风集团的主力产品,在高光时曾经拥有 2 亿用户日活,称得上是 PC 互联网时代的桌面神器。时至今日,却已轰然倒塌,不仅用户流失严重,甚至都没人维护。

且除了暴风影音运营停滞,根据暴风集团公告,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

在这背后正是暴风集团当下全面宕机,公司陷入几无人可用的直接印证。

一个事实是自去年以来,暴风集团高管陆续离开。除了已被批准逮捕在狱中履职的暴风集团创始人兼 CEO 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这是管理层。再到业务层面根据网上爆料,目前暴风集团产品开发部只剩下一个人。

暴风集团俨然已名存实亡。

从一家上市时市值飙升至 400 亿的明星互联网公司,轮到现今老板深陷囹圄,公司人员大多数流失,市值跌至 11.5 亿,濒临退市边缘,还拖欠一屁股天价债务等等,暴风集团究竟发生了什么?

1

冯鑫不是没有过反思。

去年的 7 月 9 日下午,冯鑫北京的住所内。

暴风市场负责人 Richard 和冯鑫来了一场两个多小时极其坦诚的对话,用意是用冯鑫对暴风存在的问题进行最直面的回答和复盘,来回应外界关切。

问的问题都很尖锐,冯鑫回答的也特别诚恳,反思的极其透彻。

" 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 A 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 99.999% 还是要怪自己。" 冯鑫将暴风陷入困境的责任全包揽到自己身上,认为上市之后,自己的心态过于膨胀了。

膨胀,是个关键词。

2015 年 3 月 24 日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曾在 40 天里拉出 36 个涨停板,成为风光无二的创业板 " 股王 "。股价最高时曾达到 327 元,市值突破 408 亿元。

这是暴风集团最高光的时刻,亦是最甜的毒药。

复盘来看暴风集团的上市神话,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资本幻觉。

一来彼时的 A 股行情正处于大牛市的上涨周期,二来彼时的 A 股市场中,互联网公司是稀缺的投资标的,这促成了彼时暴风集团备受追捧。但本质上,这与暴风集团的基本盘毫无关系,更多就是炒作。

暴风影音作为播放器,是 PC 时代转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过时产物,该想象力欠缺的产品显然无法支撑暴风集团的高市值。

只是很少有人能在这场资本热捧中保持清醒,即便是在互联网江湖摸爬滚打已近 20 年的老兵冯鑫,同样由于身价陡然暴增百亿,而迷失了自己。

他变得尤为激进。

暴风 VR、暴风体育,暴风影业,再到现今的 ALL in TV,暴风一时间横向扩张,迈入到多个无比烧钱的生态中,希望砸出一片新天地。这也使得彼时的暴风被业内称为乐视的模仿者。

当然下场也跟乐视类似。由于高估了团队的战斗力,再加上暴风 VR 等新业务本身缺乏足够的市场成熟条件,暴风的新故事难以为继。另外,暴风的妖股神话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便转头一路向下,股价开始急速下滑,这直接影响到暴风的融资能力,资金链出现断裂危机。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且更致命的是,暴风影音这个过时的 PC 互联网产物未能成功转型移动互联网,以及暴风推进的各个生态子业务均陷入了巨额亏损,且看不到丝毫未来的窘境,这使得在出现危机后,冯鑫甚至都找不到白衣骑士进场接盘,以至于暴风举步维艰,并最终行至末路。

2:

冯鑫不仅因为膨胀葬送了暴风集团高光的开局,同时还把自己送入了狱中。

今年 7 月 28 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 月 2 日,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9 月 16 日,暴风集团因未及时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深交所作出决定,对暴风集团、冯鑫及时任董事兼董事会秘书长毕士钧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根据相关规定,最近十二个月内受到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的,不得发行证券。

至今已近 4 个月。

冯鑫未入狱前,暴风集团尚能挣扎,其入狱后,公司人员便作鸟兽散。

暴风集团的财务状况,同样是一地鸡毛。

根据暴风集团 2018 年年报显示,2018 年公司实现营收 11.27 亿元,同比下降 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 10.90 亿元,同比暴跌 2077.65%。今年 10 月 30 日,暴风集团披露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 0.936 亿元,同比下滑 90.95%;净利润亏损 6.5 亿元,上年同期亏损 2.28 亿元,同比下滑 184.50%。

业务层流血不止,公司还面临着巨额的欠款诉讼。

11 月 22 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裁决书》,被裁决向上海歌斐支付转让价款 4.62 亿元,公司和冯鑫应于裁决书送达之日起 10 日内支付完毕。逾期支付将依法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目前暴风集团已严重资不抵债。

11 月 19 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 2019 年 9 月 30 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 -6.3 亿元 ( 未经审计 ) ,公司存在经审计后 2019 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再加上暴风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暴风已经身处退市边缘。

不知面对如此困境,深陷狱中的冯鑫将作何感想。

此前在乐视出现危机后,冯鑫到很多场合都曾说过," 我们暴风不是乐视,你说我像贾跃亭,那我可太冤枉了。"

但现在来看,这已成事实。区别仅在于老实人冯鑫未选择 " 下周回国 "。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